2020年台历,你会爱上它

直到赞华2020年台历悄然跃到桌前,才忽然意识到现在已进入2019年的?#37319;?#20102;。


急不可待地翻开这本新鲜?#36136;?#24713;的台历,一幅幅充满中国传统?#24149;?#32654;,散发着昂扬生命气息的中国风扑面而?#30784;?/span>


一帧帧生动的画面:他们烹茶煮饭、抚琴弈棋、庆典聚会、听风观瀑......,他们享受时光与万物,生生不息,他们的面孔那么遥远又那么真?#23567;?/span>

    

一代代的古人,他们可以即入世又脱俗,他们将物质世界过得活色生香,又在精神世界丰饶而高远,并将他们对人与自然、人与人、万物与万物间和谐美的思考,展示给了后人。 

    

今天,当中国在奔向复兴之路、审视传统文明,重塑?#24149;?#33258;信?#20445;?#36825;本台历可谓独具匠心,让人感受到了历经千载仍生生不息的中华?#24149;?#20043;美。


好?#19981;?#21488;历封底的那几句话:“或静、或动、或雅、或俗... ,记录的是生活百态,传承的是华夏文明”。

    

自信来自?#33258;蹋幕?#38656;要传?#23567;?#26126;来处,才会更知归处。现在,就和小编一起来慢慢品味一下吧,相信你会爱上它。



1月:《岁朝村庆图》(局部)-- 李士达(明)


岁朝(zhāo),一年之始,即大年初一。明朝村里过年啥样儿?你看,这就是明朝画家李士达笔下烟火气十足的江南水乡?#33322;凇?/span>

    

从古至今,笼罩在这片土地上的年味儿,穿越时间,穿越空间,一样的情感,熟悉的味道,将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你我他紧紧的连接在一起。游子彷徨?#20445;?#20154;生失意?#20445;?#36824;有什么?#21462;?#22238;家过年?#22791;?#28201;暖更治愈的话语了吗?

    

这就是?#24149;?#30340;力量吧。



2月:《款鹤图》--- 唐寅(明)


连绵的湖边山石,几颗老树,童子在树下煮茶,隐士伏坐在石桌旁观赏着眼前的?#26114;住?#36825;幅用笔简淡,“飘飘乎如遗世独立,羽化而登仙”的《款鹤图》,作者叫唐寅,字伯虎。

    

就?#24708;?#20010;妇孺皆知的《唐伯虎点秋香》中风流倜傥的唐伯虎,意外吗?

    

世?#25628;?#20013; “嗜好声色”“狂放不羁”的“江?#31995;?#19968;风流才?#21360;保?#30495;实的世界里,?#35789;悄?#20010;怀才不遇、命运多舛、内心孤苦的艺术家。明明以山水画成就最高,却在那个时代因卖香艳春宫画维持生计而名声大噪。


这就是悲悲喜喜,苦乐忧甜的人生吧?即便才华横溢洒脱不羁如唐伯虎,也要在冷峻的?#36136;?#38754;前,左手追求理想,右手向生活妥协。

   

小编想问,哥你只所以沉迷温柔乡,是为?#22235;?#19968;腔无处释放的忧愁吗?



3月:?#23545;?#39532;图》(局部)-- 赵?#39033;\(元) 


话说赵?#39033;\真不愧是元代诗、书、画全能的顶尖领袖,?#23545;?#39532;图》整幅画面的印多达28个!无他,因为“点赞”的人多啊!这其中就包括“题字狂”乾隆帝,盖印不过瘾,还洋洋洒洒写了“读后?#23567;比?#24178;?#24103;?#33267;于是破坏了?#26639;校?#36824;是相得益彰,大家自行品鉴吧。

    

?#23545;?#39532;图》的每一个细节:雄健欢腾的马儿,清?#21644;?#20142;的溪水,马倌自得其乐的幽默表情....,真实自然又充满生机。看到马倌与马的眼神交流了吗?无间的亲密,浓浓的爱意,挡都挡不住。



4月:《捉柳花》---- 仇英(明)   


春风十里,柳色青青,闲逸的文人,戏捉柳絮的玩童。感觉仇英画中的此情?#21496;埃?#30452;接就是诗词意境的再现有没有?

    

我来找一找这些诗。白?#21491;住?#35841;能更学孩童戏,寻逐春风捉柳花?#20445;?#36154;知?#38534;?#30887;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?#23567;保?#39640;鼎“草长莺?#21861;?#26376;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?#20445;?#26472;万里“日长睡起无情思,闲看儿童捉柳花”......

    

还有什么?你也来补充。


5月:《听琴图》(局部)-- 赵佶(宋) 


国学大师陈寅恪先生说:“华夏民族之?#24149;?#21382;数千年之演进,造极于?#36816;?#20043;世”。我们“不爱江山爱丹青”的宋徽宗赵佶,就是这个?#24149;?#24005;峰时代罕见的艺术天才与全才。

    

此刻,才高八斗却又昏庸无能的文艺青年宋徽宗,正一脸安详地?#20439;?#30011;中央,与大臣共同醉情于悠扬的琴?#29616;小?#20182;做?#25105;?#24819;不到让他受尽屈辱、魂断异乡的“靖康之耻”即将来临。

    

今天,当我?#20999;?#36175;这幅栩栩如生的传世杰作?#20445;?#20284;乎能听?#20132;?#20013;传来的古老琴音。宋人?#36291;?#33268;优雅的生活“?#26639;小?#30340;追求,他们在?#24149;?#33402;术上达到的高度,真是让人充满敬意;


然而,大好河?#20132;?#20110;一旦,多少人故国无归处,更让我们在近千年后仍感受到隐?#30784;?#22825;下?#36865;觶?#21305;夫?#24615;穡?#20013;国人浓厚的家国情结和责任感,就是在这一代代滚滚历史尘烟中凝炼升华的吧?



6月:《?#23435;?#25925;事》--- 徐扬(清)   


?#23435;?#27969;香,隔着画都能闻到?#25214;?#30340;清香。

   

千年前诗人屈原悲情高洁的灵魂,就这样被可爱、?#23631;加?#28010;漫的中国人融进了妈妈的味道、家乡的味道,在时空流转中成为永?#24682;?/span>



7月:《渔乐图》(局部)--- 周臣(明) 


明朝画家周臣的《渔乐图》,将水乡渔人扣鱼捞虾、卖鱼吃鱼的欢愉描绘的活灵活现,如亲临其?#22330;?/span>

    

说起吃,可真的是中华?#24149;?#20256;承的重要一部分。你看,即便渔家生活充满了踏风搏浪的艰辛,吃货们却总能在吃中?#19994;?#20154;生的乐趣,名副其实的打?#24682;?#20570;?#24682;?#21507;鱼一条龙啊。鲜不可言,吃出?#21496;?#30028;!


8月:《乞巧图》--- ?#25105;茫?#28165;) 


农历七月初七,七夕节。因牛郎织女的传说,七夕节如今成了文青们的浪漫爱情日。

    

而古代的七夕乞巧节,是妇女们乞求灵巧手艺的节日,拜织女求巧,穿针乞巧、喜蛛应巧、投针验巧、吃巧果、?#23616;訃住?#19981;一而足。

    

清朝画家?#25105;?#25551;绘的,就是乞巧节妇女们聚精会神地做“投针验巧”游戏的情?#21834;?/span>


9月:《农家故事》--- 冷枚(清) 


冷枚,清朝著名的宫廷画家。他的画已受到当时西洋画的影响,中西合璧,别具一格。

    

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农业立国,以农桑为发展主脉,“男耕女织?#20445;?#23567;农经济。那首歌怎么唱来着?“你耕田来我织布,你挑水来我?#30342;埃?#23506;窑虽破能避风雨,夫妻恩爱苦也甜”

    

华夏大地,世?#26469;?#20195;滋养着中华民族,我们在这里劳作,在这里繁衍生息。《农家故事》图景,就是千百年来纯朴的中国农民心目中理想的?#20197;?#19982;生活。


10月:《携琴观瀑》(局部)-- 沈硕(明) 


琴棋书画,琴,被中国文人列为君子四艺的“雅物”之首。以琴入画多不胜数,各有其妙。

    

明朝画家沈硕笔下,携琴访友,松间观瀑,高山流水,君子?#24615;肌?#20013;国的传统文人们,用最简练的笔墨,将自己对人生万物的思考,对理想和本真生活的追求,倾注进了画里。他们把这种思?#21363;?#32473;我们,也感染着我们。

    

瞧那个携琴的稚憨侍童,多可爱多专注啊。


11月:《惠山茶会》(局部)-- 文徵明(明) 


中国古代文人的社交、Party,格调可比我们现在高的多了。

    

茶自古以来在中国文人心中有着崇高的地位,明代大书画家文徵明就毕生嗜茶。他的茶诗、茶画作品众多,尤以《惠山茶会图》最负盛誉。作品描绘的是一群雅士在“天下第二泉?#34987;?#23665;泉以茶会友、吟诗唱和的诗意场?#21834;?/span>

    

明朝茶会讲究“清饮?#20445;?#21363;:?#22478;濉?#24515;清、神清。“举杯清酌、饮涤尘?#22330;保?#30475;看人家这从容淡雅的处世之态,让同是码字工作者的小编真是自愧弗如。


12月:《击?#25964;?#35799;》--- 汪乔(清) 


你知道“?#23613;?#26159;在什?#35789;?#20505;?是庄子丧妻的击缶而歌?还是2008年?#26412;?#22885;运会的千人击缶?

    

最早的缶,其实是一种专用的盛酒器皿。古人饮酒?#20445;?#24120;常在面前放一个用?#35789;?#37202;的缶,用勺?#21491;ǖ奖?#20013;畅饮。喝到兴起,就用酒勺击缶,打着拍?#21491;?#21809;,缶就这样变成了一种乐器。

    

现在,画面里的这俩位老兄正童心大发,摩拳擦掌要比个输赢。看,写个诗也要配上打击乐呢。